你失明了,突然你有一天你恢复了视力。别告诉他们你们看的见!

你失明了,突然你有一天你恢复了视力,脑海里却有一个声音。
“别告诉他们你们看的见。”

正文

耳边的叫骂声变得有些奇怪,像是突然掺进了沙子一般,但我很快便明白,奇怪的不是耳边的声音,而是眼睛。

失明的世界并不是一片黑暗,而是一片虚无,眼睛这样的感官在失去时,就像是从未拥有过一样,时间久了,你就会觉得,这个世界是由声音组成的,而此时鼻子上面那两颗名为眼睛的肉,又感觉到了那股莫名熟悉的黑暗,随即一点光明撕破黑暗,刺眼的阳光照在母亲泛黄的脸上,她拿着筷子,嘴里有着还没咽下去的食物,并且还在数落着我盲人的不便,弟弟似乎吃完了饭出去玩了,父亲在一旁吃着饭,今天餐桌上是许久没有吃过的肉。

我的心情由震惊变为狂喜,我的双眼是大饥荒时候吃了毒蘑吃坏的,也许蘑菇的毒性被时间解除了,如今双目恢复,可以帮上家人一些忙了。

我兴奋的要说,脑海里却突然有一个声音说道:“别告诉他们你看的见。”

这声音无比急促且清晰,就像是,一张嘴在我的脑袋里说的。

是怎么回事?撞鬼了吗?

总之我看了看父亲跟母亲,失明前更老了一些,屋子里没什么变化,只是眼前的世界比那一片虚无陌生了一些。

“你发什么呆啊!吃饭还发呆的吗?”母亲严厉的叫道,父亲低声的说了一句吃完了,回到了房间。

我照往常一般吃好饭,弟弟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。

“爸爸!哥哥的眼睛什么时候能好啊?”

“很快很快。”父亲说道。

这小家伙,一直惦记着我的眼睛,我一边收拾碗筷,一边又看着周围。

母亲说道“:今天收拾的挺快的啊,还没有碗落在桌子上!”

母亲殊不知我眼睛已经恢复了,而我现在也已经看见墙上贴的一张说明,是残疾人政府扶助。

此时大饥荒还没过去,家家户户人口爆满,父亲找不到工作,所以吃的东西都不好,那今天桌子上的肉?

原来家里人一直依靠着我的残疾人补助生活,如果这个时候我告诉我父母我的眼睛恢复了。

那么家里就没有经济来源了……

警卫队大概一周巡逻一次居民区,用以检查是否有饿死的居民,或者伤残的居民。

如果刚刚我告诉了父母我的眼睛恢复了,他们一定会担心我眼睛恢复的事被警卫队或者邻居发现,即便我不去说,以他们两个的性格也一定会担心我被发现。

国家对盲人的补助是最多的,遭人嫉妒,如果我说了,我一定会被他们囚禁在家里,而最可怕的是,警卫队一周巡逻一次,也许他们会为了残疾人补助将我弄把我弄瞎……

我该怎么办?

一直隐瞒吗,可如果我隐瞒的话,警卫队来的时候也会发现的,他们会带着仪器仔细检查,因为资源在现在很珍贵,他们发现了以后,家里连唯一的经济来源也没有了,也许我们一家四口可能面临饿死的命运。

可我坦诚了,父母就会将我重新弄成瞎子。

一定会的,我听说了之前有邻居为了半碗米饭而打的头破血流,有的为了一颗白菜而杀人夺命,在这样的年代里,我的一双眼睛,绝对比不上补助的钱和资源。

我不该让家里一直靠补助活着,也许补助没了,父亲就能找到工作了,或者我,年轻力壮的,也许能找到一份工作。成为一家之主。

可我能找到什么工作呢?如今的世界,所有的工作都是曾经的富人在做。

我焦虑了很久,透过破败的窗户得知天色已经晚了。

我竟然在客厅呆了这么久,家里只有两个屋子,一个是破烂的客厅兼厨房,一个是我们四个人住的卧室。我不知该如何抉择,只得在门前犹豫了很久,直道弟弟的声音从卧室传来:“哥哥该睡了!”

这一声童稚的声音击中了我的心,我突然很愤恨,我想起我的弟弟,因为我失明而每天叫我起床,和睡觉,因为我根本看不见黑夜与白天,他便每天叫我,每次我想出去的时候,他都牵着我的手。我竟然是这样的自私,这样的贪婪,为了光明而让我们一家人面临即将饿死的命运,为了这一双没有意义的眼睛而断绝家里的经济来源?

我太过自私了……

我深吸一口气,走到卧室的门前,我已经下定决心要跟父母坦诚,下定决心,即便再次失去光明,也要捍卫保护我最可爱的弟弟。

如果父母不伤害我复明的眼睛,那我就努力的出去找工作,努力的养活我的家跟我可爱的弟弟,用这双眼睛为家人开辟光明。我还未推开门,就听见父母在窃窃私语。

最开始是父亲的声音,他小声说道“:瞎儿子好像出去了。”

“出去就出去呗,你说说你,怎么搞砸的!”

“我怎么知道它那么脆弱。”

它?它是什么?父亲弄坏了什么吗?

“今天算是混过去了,那以后呢?”母亲的质问。

“以后就这么混呗,反正他也看不见。”

“你说说你!”

我清了清嗓子,父母停止了低语,我推开门打算坦诚,并打算问问父亲弄坏了什么,也许我可以帮忙修好。

当卧室的们被我推开之后,先是闻道了一股浓烈洗洁精的味道,脚底甚至都踩到了洗洁精,随后我紧闭了嘴巴,双目装成无神,瞎子的样子,一股恶寒从皮肤蔓延到了心底。

我终于知道父亲口中的‘它’是谁了,一边的墙上满是鲜血,洗洁精只是掩盖血腥的味道,而整个房间里,只有我的父母二人。

父亲打开手机,手在被子里搅和了两下,随后手机里传来了弟弟的声音。“我要跟哥哥一起睡。”

“不行!哥哥半夜做噩梦会压到你的。”父亲关闭手机,应付道。

我裹紧了被子,我尽量抑制住身体的发抖,这种恐惧一直持续到了凌晨,我直觉四周的空气挤压着我,似乎要将我窒息。

而这时,我再次听见父母的私语。“那孩子剩下的肉怎么办?。”母亲低声的说道。

“还能怎么办,能吃的就吃,不能吃的就不吃,明天我把瞎孩子带出去,你把屋子清理一下。”

肉!!!

肉!!!

我太傻了!残疾人补助怎么可能吃的起肉!

怎么可能吃的起那么多的肉!

肉香似乎还在周围环绕着,一股强烈的恶心之意蔓延上我的喉咙,而父母还在说着。

“你说你,我让你把他弄瞎,没让你把他弄死啊!”

“我也不是故意的!我想这样吗!”

“你就继续用手机的视频糊弄瞎孩子吧,迟早被他发现!”

而这时我终于回想起,当我恢复光明时脑海里那句话了,那时我因为兴奋而忽略了那句话的声音。那声音是那么稚嫩,那么熟悉……

版权声明
本文转载自知乎问题 “如何以「你失明了,突然有一天你恢复了视力,脑海里却有一个声音说‘别告诉他们你看得见’」为开头写文章?”

作者:倾慕
链接: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367236125/answer/996459119

已有 2 条评论
  1. 刘老师

    有点意思

    刘老师 2020年4月26日, 21:08回复
  2. tom

    可怕

    tom 2020年3月23日, 12:29回复
发表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