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朝拿到一篇现代文章,举国之力破解后得知千年之后的世界....

63611bd156d17ca14b2cf4ce31d27620.jpeg

贞观十年初,于东都洛阳,天降异书曰:《中华人民共和国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》,其内有形似汉字,掺有波斯文与各色图腾,栩栩如生,精美举世罕见,其字细若游虫,大小如一,楷法极严。然字黑纸白,绝非临碑而拓者!时人乃大惊,报之以翰林院。

“禀告陛下,臣等夙兴夜寐,着手于天书翻译,历经数年,终有所得,此书乃大吉之兆也!”

“快给朕讲,此天书所记载为何人所书?何时所写?记载何事?”

“禀告皇上,此书为国家统计局所做,可比为我大唐六部之一的户部,于罗马历2020年所著”

“哈哈,国家统计局,统计国计民生之处,想来其定为官文,但这罗马历又是何物呢?”

“禀告皇上,臣从西域寻得一罗马人,文中符号其皆有所识,此为原孔雀王朝所用之计数符号,听其言公元此乃以其信仰之耶稣诞辰为元年记载,若按此历记载,今年乃是公元639年,公元2020年乃是1300年后!”

“哀哉,吾等后辈竟使蛮历,我族莫非已被突厥、契丹等异族覆之,爱卿继续给朕讲讲,此书记载何事啊?”

“报皇上,此书所记乃一年国内各项事务统计之书,其数目之大,臣甚难信,神州大地将有十四万万人,少有所教,老有所养。粮食作物亩产上千斤,民皆安居而乐业,无数重大的水利工程,官道纵横数万万里!”

“叹哉!朕之民众事农者深矣,其最精于粮作者,亩产亦不过一石(约300多斤),若真能亩产上千斤,朕必亲率将士出征,封狼居胥,何必再受它突厥之祸?”

“皇上圣明!天书中有更甚惊奇者,曰“工业”,臣等将其送与工部,协臣以译意,终窥得其奥妙!”

“何谓工业?营造工程事项为工业乎?”

“仅营造工程事项,未能得其真意,依臣等之愚见,工业可概括为原料采集与工品制作之业,于后人之书,其位似更重于农业!”

“朕倒要听听,工业竟能重于天下子民生存之业?这后世皇帝,莫不是亡国之君?”

“禀告陛下,其工业有一图表曰:《表3 2019年主要工业产品产量及其增长速度》,其数量之巨,竟以亿吨为衡量单位(吨、米乃是后世之度量单位,臣等研究天书足有三月,终能估测,天书中记载粮食总产量6万万吨,我族彼时已有14亿人,此乃盛世,中华子民必衣食无忧,以我大唐今日民情推之,百姓年食粟米年均为300斤,属下以后世600斤作为估测,大致估量得一吨约为1000余市斤,而以纱布之重量估长,一米约为三尺长短),后世纱布产量之竟达2800余万吨之多!布匹竟达570余亿米之长!成品糖产量亦有1300余万吨之多!”

“后世竟富硕至此!我大唐天子不过六冕,后世一年之纱布产量如此之巨,这工业神奇如斯?”

“回皇上,这工业却为神奇,此书中另一物所产量更为惊人,吾等甚难信之,钢铁产量竟达十万万吨之巨!吾亦为此求教大司空,吏部尚书等同僚,亦与这工业脱不开干系!”皇上从座上猛然站了起来,沉默良久,缓缓道:“我后世好儿郎!突厥、契丹、吐蕃定早以为我族之物!”

“我大唐42处铁矿,每年不过数十万斤铁产量,若论及精钢产量,更是稀少,我大唐若得其百一,突厥何为患?那契丹小儿岂不滚到长安给朕俯首称臣!”

“如若果如爱卿所述,这后世十万万吨钢,即使穷兵黩武,士皆以钢做甲?将那突厥屠上百次也万万用不了这些,莫非后世子民人人以铁建厦?以钢为墙?真当是铜墙铁壁耶?”

“回皇上,天书《表3 2019年主要工业产品产量及增长速度中》还有数种物品之产量,包括煤炭、石油(即为石脂水)等物产量亦十分惊人,臣等推测此二物即为工业之奥秘所在,工业可比做墨家之机关术,使煤炭、石脂水为驱,可有拔山之力,辅以后世更为高超之工艺匠人,固称为工业!但有一物之产量,臣等甚难解。”

“此物乃是何物?”

“回皇上,此物乃是电,即为发电量,并分为三中电类:火电、水电、核电,其单位为:亿千瓦小时,臣等愚钝也尚未破译,但从此物可得:后世似有御使天地造化之能!”

“雷电乃天罚之力,竟能为我等后辈之所用,真乃盛世!此等圣物亦为工业之所为哉?或为行刀兵之事耶?”

“启禀皇上,吾等未有十足把握得之后世之人御电所为何事,但工业产品亦有电冰箱、电视机集成电路等工业产品,似能得出电为工业所得,发电亦为工业所用。后世富奢从表3亦可得之:基本乘用车(轿车)年产达1000余万辆!普及程度实让臣咂舌。此表还有一物,产量不十分巨大,但名头让臣等着实吃了一惊”

“爱卿别卖关子了,快给朕说又是何物?”

“此物名为:工业机器人,产量17.7万台。机器亦为墨家之机关术所简称,每字臣皆识得其意,但拼凑一起实在让臣诚惶诚恐,工业之力,莫非如同女娲上神,有点石成金,化土为人之奇?”“造化造化!得此天书,必是天助我也!”

“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!得出天书必可保我大唐世代基业!此乃祥瑞之兆也!天书亦有其他惊奇之处,如《表4 2019年各种运输方式完成货物运输量及其增长速度》中可见,货物运送竟以亿吨为计。但其中管道运输,臣等推测为官道运送,后人似管可通官,以及水运,水运既河海之运,和我朝无甚异处,只是此二种运货方式较之铁路,公路,民航乃是九牛之一毛。后人使用此三种方式运送物资数量之巨,亦如有搬山之力!”

“哦?此事倒颇为奇异,官道,水运运输大增尚可理解,这铁路,公路是何物啊?莫非后人如此恐怖之钢铁产量,都用做修路了?真乃是暴殄天物!比之铁路,公路尚有路字,不难理解,可这民航又是何物?”

“皇上圣明!铁路,公路臣等也是经数年探求,与陛下之言相差无几,铁路既钢铁之路,公路似为公家之路。而这民航,臣等亦有猜测,只是甚为荒谬,臣不敢直言。”

“别吞吞吐吐的了,朕今日必会赏你,快说吧!”

“谢陛下圣恩!民航者,民即百姓;航者通船,亦做方舟也。若直译之,即为百姓之舟,但表4 中已有水路运输,以后人之严谨,恐非重复之物,固臣以为民航者绝非舟楫之类。”皇上面露惊异之色,抬头望着大殿之顶“不似舟楫之类,这陆路,水路皆有所记,还有何处能有移山之力?难不成后世之人个个皆如大罗金仙,有腾云驾雾的本事?”

“陛下圣明!臣等经年累月之求索,甚与多位匠人探之,以为民航者,确为腾空而运也!而且不仅货物可以空运,甚至于普通百姓,也可腾云驾雾,自我长安到洛阳城,不过片刻之间而已!而且这民航,似亦与工业有颇深之渊源!”皇上暗自道“这工业之学,堪比圣人之学,吾等必有之!”又抬头说“爱卿继续讲,朕今日是大开眼界了!”

“是,皇上!据天书《表6 2019年分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速度》列出,农、林、牧、渔此类生产之业,仅占后世产业二十份之一份,而教育、卫生等竟能与其相当,由此观之,后世之人甚重学问与百姓之苦!”

“真乃盛世耶!我朝兴科举,学而优则仕,后世袭穿千年,朕亦甚是欣慰!只是不知这千年之后,我大唐国祚之何在?彼时皇帝又是哪一位?姓甚名谁?”

“回皇上!我大唐必定万世延绵!臣以为这后世自然还是大唐!只是天书中仅记载国计民生,对当朝帝王未有记载,固臣确实不知!”

“哈哈哈,你不必奉承朕!自晋阳起兵,吾即受封郡公,破长安时吾已是秦国公,再到武德九年朕坐上这把椅子,又是十年。如今得知千年后我族仍兴盛至此,国祚又何能抵上这千年的太平?周不过700余年,汉亦不过400年,更不说强秦与前朝二世而亡,你莫要看轻了朕!”

“臣罪该万死!”

“罢了,罢了。朕岂会因千年后的事情治你的罪,岂不真成了昏君?接着给朕讲天书吧。”

“谢圣上开恩!天书记载后世之辉煌处处皆是,如《表7 2019年固定资产投资新增主要生产与运营能力》中提到港口万吨级码头泊位新增通过能力,我朝最大船只不过百吨,后世之船只甚能百倍于我,臣实在不知这等巨大的船只,龙骨如何建造,哪来如此巨大之木材。”

“哈哈哈,说不定后世的船早就没有甚龙骨了,或为钢铁造就也未可知啊!”

“皇上圣明!天书中对国间往来亦有记载,与蛮夷之地多有通商,表11中记载了后世谓之出口物品,既赏赐贸易者多为钢铁、纺织物,及各类工业制品,而蛮夷进贡多为粮食、燃料之物。”

“后世莫不是糊涂了?钢铁乃国之重器,怎可随意赐予蛮夷?莫非早已王化于四海,威及于九州?”

“臣不知,倒是《表12 2019年主要国家和地区进出口金额、增长速度及比重》提到了一些蛮夷之地,欧盟、东盟、美国、日本为通商最为频繁几处,这日本臣是知道,既为倭国,对我天朝多有臣服之意,屡派贵族子弟到长安来,其国内以习我大唐之风为傲,这欧盟、东盟、若从字面理解即为联盟,至于这美国,臣实难辨之。”

“后世已繁荣至此,却未四海合一,甚有可与我中央力敌者!朕看来,此众国交而密切者,皆非善类。”

“陛下圣明!天书对后世科举文化亦有记载,受教育者均以千万而计,实乃圣人之世也!于图21中记载,教育支出竟能占据国支之十一,可见后世极重教化百姓。天书亦提到养老等民生之事,无不有其善者也。但有一事,臣等甚为神异,引为天书之最为奇异者,臣等亦与袁天罡商讨之,终亦难信之!”

“爱卿快说,朕戎马数年,亦为人极数年,今日见罢这钢船铁舰,见罢这工业之奇,还有何事,一并叙来吧。”

“是陛下,天书中记载:「全年成功完成32次宇航发射。长征五号遥三运载火箭和高分七号卫星成功发射,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发射突破300大关。嫦娥四号探测器世界上首次实现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探测」”

皇上突然愣住,迅速出殿外,已然入夜,明月高悬,上举头观月,沉默良久道:“你是说?……这?……莫非?”

“回陛下!此段含义并无新造之词,故不难理解,臣看后亦是呆滞良久,这长征五号、嫦娥四号,应为后世之神兵利器。如若当真如此,这后世已如同大罗金仙一般,有上九天揽明月之力呀!”

皇上依然抬头观月,双目失神,这位历史上功名赫赫的帝王竟然恍惚良久,如同痴人呓语“想不到,着实想不到,如此造化之力,竟能为人所用。爱卿啊,朕今天是做了一回井底之蛙!”

“皇上您雄才大略,岂是井底之蛙,后人不过有岁月流沙之力,毕竟千年的造化啊!”

“你倒是越来越会说话了,哈哈哈哈!不知这天上是否有宫阙,这月上是否有嫦娥啊。”

“臣以为天上之宫阙、月中之嫦娥,皆为神话谣传,子不语怪力乱神,这后世的揽月之力,臣私以为,还是这工业之能啊!”

“这天书种种神奇,朕只看到了这工业二字!朕拼尽余生也要一手握之!来人,传旨各部尚书,把天书译文分与众阅,明日朝会主议之!”翌日凌晨,朝堂之上,各部大臣分列而立。这些唐帝国的栋梁们一夜未眠。

“陛下万岁!万岁!万岁!”

“众位平身,都坐吧。一夜未眠的滋味不好受啊,朕亦如是啊。”

“谢陛下圣恩!”

“今天主议之事,昨夜都传到了吧?这天书之奇,工业之妙,久摄余心,朕可是做了回夜郎啊!魏玄成,汝辅国日久,先讲讲吧”

“谢陛下!昨夜接到圣旨,实已入梦,突传圣意,得天书译稿,臣旋即通读十余遍,亦遣众阅古,共商天书之意,此书实乃大吉之兆也!”

“爱卿辛劳,朕心甚慰。且谈工业之事吧。”“是陛下!臣斗胆进之愚见,天书乃大吉之兆,可比做山海经为美谈祥瑞,然切不可为国本!国之大事,在祀与戎,亦在民之安乐。工业之事实乃虚无缥缈,更若怪力乱神之谈,臣从未听闻有飞天入地之能者也。若图工业之事,必劳民伤财,恐生国乱啊陛下!”

原作者寄语:感谢各位支持,未完待续,随时更新……

作者:程路
链接: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382020486/answer/1213021816
来源:知乎
著作权归作者所有,本站进行非盈利转载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

发表新评论